青年捡到一条金虫拒绝八千元收购无偿上交国家现成一级国宝

1984年冬季的一天,陕西省安康市石泉县池河镇谭家湾村的村民谭福全带着4个孩子,扛着淘金工具来到村外的河边挖沙淘金。谭家湾的村民有在河滩上淘取沙金的习惯,种地收入微薄,谭福全要养活妻子和5个孩子,光靠种地是远远不够的,于是看到别人在河里淘到黄澄澄的金沙子,正值青年的谭福全也学起了抽水淘金。

当天下午三点多,谭福全在沙篓里发现了一个金光灿灿的东西,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条金黄色的虫子,跟自己家里养的蚕形状一模一样。谭福全仔细一看,发现这就是一条“金蚕”。谭福全在河里将金蚕洗干净,拿到太阳底下一看,发现金蚕身上散发出熠熠光芒。谭福全没有声张,他悄悄将金蚕装入口袋里带着孩子们离开了河边。

回到家之后,谭福全将金蚕拿出给老伴看,老伴一看惊喜得不得了,赶紧把她出嫁时陪嫁的红木盒子拿出来,用红绸子把金蚕包好,小心地收起来。虽然谭家没有声张淘到金蚕,但发现金蚕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很快传遍了村子。

接连好几天,村里人不断到谭家走访,希望谭家拿出金蚕来看。村子里的一位教书先生还写了一篇广播稿,在村里的大喇叭里念给大家听。很快,当地广播电台前来采访了谭福全一家,并将这个消息在广播和电视里播放。消息曝光之后,很多贩子和文物贩子跑到谭福全家里来,还有人写信要收购这件宝物,出价最高的达到了8000元。那个时候的8000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面的巨款收购,贫寒的谭家人却没有出卖金蚕的念头。谭家老小高兴了几个月,也忐忑不安了几个月。这条金蚕垂涎的人太多了,舍不得卖出去,放在家里又怕会出事。于是谭福全决定去西安鉴定下金蚕,看下这东西是否线块钱路费,怀揣金蚕,赶往西安。他费尽周折找到陕西省博物馆,当谭福全从邹邹巴巴的衣袋里拿出这条金蚕时,博物馆的专家都惊讶得合不拢嘴:“这可是稀世之宝,无价之宝啊!”

专家告诉谭福全,这是一条金蚕,而且是西汉时期的。金蚕并非是纯金铸造,而是鎏金铜蚕。根据历史文献资料记载,鎏金铜蚕为西汉文帝、景帝时期兴起的为奖励民间大力发展蚕桑业而颁发的最高级别的奖品,属于2000多年前皇帝御赐的奖品,此物广泛记载在历史文献中,但是迄今为止无人见过真正的金蚕。这条金蚕是唯一发现的一条,证实了古籍中对金蚕的记载并非虚假。

谭福全见此物真是宝贝,二话没说就将包裹金蚕的布袋子上交,没有要博物馆一分钱。当天下午,谭福全就返回了家里。回到家里后,当众人得知此物是稀世珍宝,谭福全无偿捐献后,不少人赞许他的行为,但有不少人骂他是傻子,一个发大财、改变命运的机会就这样白白放弃了,活该穷苦一辈子!

面对各种质疑之声,谭福全默然了几天,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声:“交给国家我就安心了”,第二天谭福全继续到河里埋头淘金,将众人的叹息、不解和挖苦抛在了脑后。1986年夏天,谭福全得到确切消息,他捐献的金蚕经专家多次鉴定,确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全世界仅有这一条金蚕存世,其珍贵程度,不言而喻。谭福全听到这个消息后,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声:“这东西就该归国家,普通人家留不得。”

谭福全捡到的这条金蚕,高5.6厘米,腹围1.9厘米,全身首尾共9个腹节,胸脚、腹脚、尾脚均完整,体态为仰头吐丝状,蚕体饱满,制作精致,造型逼真。这条属于西汉时期的鎏金铜蚕,乃当之无愧的无价之宝。

在中国古代,蚕桑与农耕是立国之本。古代为奖励农桑,实行金蚕奖励制度。这种制度由来已久,在晋代陆翙的《邺中记》就曾提到永嘉末年在春秋霸主齐桓公墓中发现金蚕数十箔。

南朝梁任昉的《述异记》中记载吴王阖闾夫人墓中发现金蚕玉燕千余双;北宋李昉等人编纂的《太平御览》中也提到秦始皇陵里“以明珠为日月,鱼膏为脂烛,金银为凫雁,金蚕三十箱”。

历史文献多有记载,但从未在考古发掘中出土过金蚕,谭福全在石全县捡到金蚕,证明了石泉县当时的蚕桑业兴旺发达的事实,也证实了西汉丝绸之路起点在长安,源头在石泉的历史事实。因此,这条鎏金铜蚕成了丝绸之路的重要象征和实物见证。

2000年,谭福全身患重病,由于家庭贫困未能及时入院治疗,亲朋好友建议他写信给有关部门请求经济援助,谭福全给予了拒绝。谭福全因病去世很多年后,人们才想起这个捡到金蚕的老人早已经离去。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