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性人参加女子斯诺克比赛引争议你怎么看?

早在2019年,亨特就以变性人的身份出柜。25岁的亨特在上月举办的女子斯诺克美国公开赛的决赛中以4:1击败英国同胞丽贝卡·肯娜,赢得了该项赛事的冠军,这也是亨特个人的第一个排名赛冠军。

在接受BBC采访时,亨特说:“我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去欣喜若狂的庆祝。我读到人们在网上发表的一些言论,感觉非常难过。与夺冠有关的一切喜悦都被我的身份所带来的争议而掩盖。”

“最难的是看到那些言论使我的父母多么难过。回家后,他们来接我们,我在火车站见到了他们,等待我的却不是庆祝、欢呼和微笑。”

“显然,我参赛并夺冠这件事开启了现今世界上关于体育界变性人选手的大争议。”

美国公开赛结束后,前世界第一玛丽亚·卡塔拉诺呼吁禁止变性人球员参加女子比赛。

40岁的卡塔拉诺在接受《The Sportsman》采访时说:“我不认为女性的声音有被大众听到,这件事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之中。女性斯诺克比赛本就已经很困难。我们在过去为我们的权利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

现世界第一瑞安·埃文斯表示说:“启动女子巡回赛是有着深刻的原因。尽管她还没能在巡回赛中与男子选手比赛中取得胜利,(亨特)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女选手。”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过往的诸多证明说女选手无法在斯诺克比赛中与男选手竞争。我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这是我一生中最困惑不解的问题。但这是一个白纸黑字的事实,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是如此。”

尽管如此,亨特却坚持认为她并没有优势,亨特说:“我看到有人在说‘女性不能与男性竞争’,但在职业巡回赛中,有四位女性职业选手参与其中并赢得比赛的胜利,所以很显然女性可以与男性竞争。”

“那些不同意我个人参加斯诺克比赛的人,他们认为我来参加比赛是是窃取了性别带来的优势。”

“我认为在不同的体育运动中应当予以区别对待……比如在足球、橄榄球和格斗运动之中就是一种完全不同的观点。”

近几个月,包括橄榄球联盟和国际泳联在内一些体育运动管理机构已经做出决定,禁止变性人(男变女)参加女性体育运动。

但斯诺克管理机构WPBSA的主席杰森·弗格森坚持认为,斯诺克运动与那些更强调体力、耐力、力量或碰撞的运动不同。

斯诺克规则中有针对变性人的政策,其中限定了女性球员的睾丸激素水平的上限等其他一系列规定,而亨特表示自己的睾丸素水平低于规则要求。-

弗格森说:“斯诺克运动本身不是一项体能类运动。国际奥委会将我们归类为精准类运动确有道理。因此,尽管在体能方面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但我们与射箭或射击等同类型精准类运动没有太大区别。”

“但是,没有任何实验证明,在斯诺克比赛中,女性因体能所限而不能与男性同台竞争。巡回赛是包容与开放并存、男女球员并列其中。现在的职业巡回赛都有女性参加,在许多方面这使得我们相当鹤立鸡群。”

“我们已经听取了足够的医学方面的建议,我们的政策在目前的环境下是相当正确的。”

卡拉塔诺表示说:“我对变性人没有意见。这是他们的身体和他们的生活,他们可以自由地做他们想做的事。我关心的是变性人参与到顶级运动和比赛中对其他女性产生了何种影响。这在我们的运动中引起了争议,就像在其他运动中一样。”

“据我了解,我想说九成以上的女子巡回赛球员都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我百分之百确信,即使符合现有斯诺克规则下变性人也存在优势,因此我希望看到规则收紧。”

在美国公开赛的经历之外,亨特希望继续提高人们的认识,并补充说:“无论是体育运动还是其他,我们只想堂正立于世间。”

“‘我在电视上看到过像我这样的(变性)人——这意味着我不必再躲躲闪闪,如果我能够做到这一点,哪怕只是为了一个人,那就太了不起了。”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